“面对”的故事


2016年06月20日 10:41 梁玄清 点击:[]

                              ——《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背后的冷静思考

捧起这本书,多半是因为同学的大力推荐,还有自己的好奇。曾经在初一的课本上读到过此书作者周国平的寓言,还找了几篇来做点评。高深的道理往往使人觉得遥远,不免想看看这位作者在初为人父时的生活体验。

面上“妞妞”两个雪白的大字很抢眼,让我联想到病房明亮的白色。病房中洋溢着生命的喜悦与欢乐,故事的主人公妞妞就是在这里睁开了灵秀的双眼,迎接生命中第一缕春日的和煦阳光。时间在这个美好的时刻定格——19904月。

妞妞。我的堂姐也叫妞妞,只比书中的妞妞小了两个月。那个妞妞,她今年也应该和我姐一样二十五岁了吧,出落得楚楚动人,亭亭玉立。书中的妞妞开心地笑了。她是不是也愿意做我的姐姐?

是啊,假若不是那场灾难——

在出生一个月后,妞妞突然患上了双眼多发性母细胞瘤。这是一种恶性的眼底肿瘤,在婴儿中,发病率为一万二千分之一。可怜的小妞妞出生还没多久,就成了这一万二千分之一的载体!事情的冷酷令我窒息。

于是世界颓圮了。“街上行驶着纸人纸马。顷刻之间,那个随妞妞一起诞生的世界已经崩塌,那个在她诞生前存在过的老的世界也无从恢复。世界多么假。”

丢给了世界这样的一句话,那个父亲在书页的遮挡下似乎已嚎啕得不能自已。我不曾拥有过这样的一个世界,也许我无法体会其中的痛苦绝望。我也只有默默叹息。我不相信那个令我感到亲切的妞妞竟会在希望与欣喜还未散尽时,竟被与“癌症”画上了等号!我的心里响起一个声音:不!

但我仿佛看见妞妞从残垣断壁后面探出小脑袋对我笑了笑。还有希望!她说……

但是他当作家的父亲,却在深深的绝望面前放弃了他所有在书中体现的想象力——在心底,他俨然已经把“癌症”与“死亡”化为一体……

“等待死亡,这种感觉真是异乎寻常。”我理解他,因为不愿让女儿受苦,所以宁愿自己痛苦地等待。但是既然他这么爱妞妞,何不选择留给妞妞品味生活,享受生命的权利?这样,还可以看到妞妞的笑容……

原来生命与亲情的联系如此复杂。我同情妞妞,因为她才是个不谙世事的婴儿,她一句话都还不会说,继而也就无法选择生命的权利。

   到底为什么不能手术?“建造得如此精美的一座小宫殿,却在建造时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我明明知道它在哪里,可是竟然没有任何人间的力量能将它取出,防止它爆炸。”谁说没有人间的力量?那力量就是他自己啊!只要让妞妞动手术……

但是手术的代价是妞妞的双眼。对这家人来说,这代价是巨大的——动了手术,妞妞将失去一双秀眼,就连亮光也不可能感受到了。不过,即使这样,为了生命,眼疾又算什么?

我知道总有一些事情,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为妞妞感到悲哀。如果我是妞妞,我甘愿受苦,至少我想要好好活下去。才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就将无奈离开。

不由想起了永远的16岁男孩吴子尤。同样也是癌症,他的母亲却不放弃哪怕百分之一的希望。子尤发病时只有14岁, 和我一样的年纪。但子尤的母亲从未气馁——她也恐惧过,也伤心过,也想到“子尤活不长了”;但与妞妞的父亲相反,她遍访所有权威人士,几乎用去了全部的精力。虽然得不到乐观的答案,但是她仍想尽了一切办法……最终子尤还是走了,但她却无怨无悔,因为她曾经为孩子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对比两人,周父令人同情;子尤的母亲却令我肃然起敬。同样是对待生命的态度,为什么如此不同?

“变成个小瞎子,就不是她了。”妞妞的父亲固然爱她,但是,难道他的爱只存在于那双眼睛吗?妞妞还有很多美丽的地方,她的笑容,她牙牙学语的呢喃;妞妞永远都是妞妞,只是他无法接受,在他的眼中,残疾就等于不完整。其实,妞妞的躯体可能不完整,在与命运抗争的过程中,她必定会拥有一颗完整而美丽的心。但是,这个可怜的父亲,他给自己设下了一个必输之赌,而妞妞浑然不觉自己已成了唯一的赌注。他希望赢得全部,却输得一塌糊涂。

而在这个故事中,最令我遗憾的,就是妞妞的父亲没有站在妞妞的立场上做一个生命的选择。妞妞再小也是个有血有肉的生命,只是具体而微罢了。她一定希望能为自己做一个去留的选择,只是无法表达。

故事的结尾,妞妞走了。又想起子尤的最后一句话:这个故事该如何收场呢?的确,子尤和妞妞的故事都没有结束。子尤的经历给了这个故事一种别样的感受,而妞妞被永远留在父亲的书中,为无数的后人留下无限感动与遐想的空间,这个故事在思考中延续……

上一条:面向阳光,阴影便在身后 下一条:千古智慧,观止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