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唯清欢


2016年04月18日 15:15 王思雨 点击:[]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清欢自此便进入了我们的视线。最近有幸拜读梁实秋先生的人间有味是清欢》,才发觉,在那个飘摇的时代尚且有那么多的美味值得珍惜,而现在我们往往蜷缩在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世间唯有美食与真爱不可辜负我们未必能得到真爱但我们该珍惜我们的味蕾

我猜想,梁先生在北平所居期间一定称得上是只老饕。这样说并无丝毫不敬之意,实在是文中描述的旧北平的美食种类之广,讲究之多,还一一写明制作方法。这实在不是一般食客可以做到的。

文中列举了诸多美食,阅读之时仿佛自己就置身于北平的街道上。能够听到店家的吆喝声,能看到那一层层的乳白色的水汽,能闻到说不出的香气。东兴楼的芙蓉鸡和乌鱼钱、砂锅居的白肉、月盛斋的酱羊肉、正阳楼的烤羊肉、宝华春的烤鸭、厚德福的瓦块鱼、同和馆的炸丸子。这些名字或许听起来都很普通像白肉一样朴实无华,这些地方可能看起来也不是那样高雅,有的甚至是开在胡同里的铺面。但在梁先生笔下,就连烤肉都要“松塔盈筐,覆于炭上,松香浓郁。葱白粗如甘蔗,斜切成片,细嫩而甜”,真乃色香味俱全。无一“好”字,却令读者赞不绝口。这是我们现在的很多菜谱和美食评论都比不上的。

美食其实就是活着的历史。任何食物都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就连最平凡无奇的馒头也是当时三国孔明祭祀所发明的。东坡肉也是苏轼当时被流放贬谪之后所做的。这些美食其中都蕴含着深厚的历史底韵。随着时间流逝,一些食物已经渐渐从我们的记忆里走远,很多食谱都已经失传。但我们中国的美食文化还是继续不断向前发展着。之前在台湾有幸见到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当然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比如舌尖上的中国热播之后,很多食物的原产地就此开始焕发出新的活力。南安腊鸭,文思豆腐,狮子头,锅烧鸭,这些传统美食正在一点点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里来。

虽然我自认也有不错的舌头,但若像梁先生一样能够尝过之后,就能大致猜测出做法的功夫还远远不能够。梁先生对于选材、刀工、火候、搭配的学问不可谓不深入。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然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食物就是遇到了这种懂得欣赏的人,才会变成美食。而且这也并非刻意为之,梁先生并不是厨师或是美食家从事这方面的职业。能够猜出的原因,大抵是因为有所共鸣。

共鸣这件事,其实说来也奇怪。每天吃同样的东西也未必能够体会,或许就是那不经意的一筷,犹如惊鸿一瞥。那个味道就这样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梁先生就这样写到“步行到煤市街致美斋独自小酌然后一个清油饼,一碗烩两鸡丝,酒足饭饱,大摇大摆还家,生平快意之餐,隔五十余年犹不能忘”。每每读到这段都好像能够看到一位先生刚刚从火车上下来,风尘仆仆的样子,径直走到饭馆小酌一番,酒过三巡以后大摇大摆地朝家走去。这样的任性洒脱,率性自然,五十年后自然是忘记不了。或许多年之后饼依旧是清油制得,鸡丝依旧鲜美。但那时漂泊在台湾的梁先生却无缘再次尝到。

食物背后总是有感情在的。就像过桥米线背后动人的爱情,“头脑”背后的感人亲情。同和馆的出现也是因为自己的弟弟问小炸丸子多少钱一碗。兄弟哄堂大笑之余母亲却一阵心酸。父母之爱大抵如此。无论你有什么要求,他们都会尽量满足你。有时候越是小的要求,越会让他们心酸。自己默默付出辛苦养育的孩子怎么可以连吃丸子这样的要求都得不到满足。梁先生的母亲买给他们的炸丸子,作者七十余年之后想起还是无法忘记。而我母亲小时候给我买的食物,我竟然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有夜市里面的麻辣烫,有补课班里吃的汉堡,有送我去上大学的那一顿饺子。现在想起来百般滋味竟然都抵不过其中任何一顿。

因此我认为其实食物和我们是有缘分的。因为“大凡烹饪之术,不尽相同矣。”每一次即使是相同的材料、调味和火候,味道还是会有差别。就像人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我们也无法炒出两盘一模一样的菜。所以对于美食最大的珍惜就是吃掉。用自己的眼睛、鼻子、味蕾、舌头和心去感受,切不可囫囵吞枣,不然既是对食材的辜负也是对厨师心意的辜负。或许食材还可以再找,但是心意却是无法挽回了。

因此总会有人在老了以后怀念一种菜,叫“妈妈菜”。这道菜没有什么特定的配方,也没有固定的味道,就是有一种妈妈的味道。世界上最好吃的往往是妈妈做的饭。没有鲍鱼熊掌,只是青菜豆腐,却因为倾注了爱,熬成了最鲜美的汤。

其实关于食物,让我们刻骨铭心的不是味道,是情怀。当我们终于可以品味出野菜的清香,就知道胜过了山珍海味,或者一个人听鸟鸣的声音感受到比隔笼观物更感动,或者甚至于体会了静静品一杯温茶比起在喧闹的宴会中更能清洗心灵。清欢是一种超脱世俗的的欢愉,这种欢愉也不是声色犬马能够给人的,只有享受平静简朴热爱平淡的人才懂。可是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尽相同,但是都是同样的清欢难觅。理由就像是林清玄先生所写到的那样“眼要清欢,找不到青山绿水;耳要清欢,找不到宁静和谐;鼻要清欢,找不到干净空气;舌要清欢,找不到蓼茸蒿笋;身要清欢,找不到清凉净土;意要清欢,找不到智慧明心。”清欢在我们汲汲于名利的时候就已经渐渐失去了。如果你要享受清欢,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守住本心,不求名利。这样或许还能寻到那几分清欢。就像苏轼所写的一样:“惆怅东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世事于股掌,难得唯清欢。

上一条:生命的赞歌 下一条:读《重返狼群》有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