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太难


2016年04月15日 15:41 史丽 点击:[]

死容易,活着太难,只用拼尽全力才不负自己在这世上存在过。    

   

余华在给《活着》写的序言中曾说道“我与现实的关系紧张”,这是我第一次在形容现实的词语中看到这个词,他说他一直用敌对的态度看待现实,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心的愤怒渐渐平息,只有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和恶的一视同仁。  

我不得不说余华的这篇序言与《活着》是无比契合的,因为他不仅符合主人公福堂的心理变化,也符合作者本人以及读者的心理。  

家珍是福堂的妻子,身为一个自强独立的女性,站在家珍的角度,其实我是恨着福堂的。原本自己是个大小姐,嫁给他以后,他对自己拳打脚踢,嗜赌成性败光家业将自己父亲气死,儿子有庆死之前也没见到最后一面。这要发生在现在,那个女性能容忍这样的丈夫?  

可是家珍在临死前却说“下辈子还要嫁给你”。我一直恨着福堂,可是看到这句话恨意突然就消失了。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一个因为丈夫而饱受磨难的女人说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也许是在他败光家业后背着两筐铜钱去还债而幡然醒悟开始对她好的时候,也许是在他被抓做拉大炮时努力活着跋涉千里回到家挑起大梁的时候,又也许是在她生病期间疼惜她的时候……正是这些点滴的好让她不会恨,一直爱着。  

她想要活着,想要好好照顾福堂,照顾苦根,可是病魔却没能让她如意。死容易,想要活着太难。  

福堂的晚期是悲凉的,痛苦的亦是淡然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先自己而去,有庆还那么小,苦根还没懂事,而自己却还一直活着,活着。死真的容易,只是活着太难。福堂买了一头和自己一样老的牛,和自己一个名字——福堂。在耕地时,他总对福堂说“今天有庆、二喜耕了一亩,家珍和凤霞耕了也有七八分田,苦根还小都耕了半亩。你嘛,耕了多少我就不说了,说出来你觉得我是要羞你。话还得说回来,你年纪大了,能耕这么些田也是尽心尽力了。”每次这样说他都觉得自己身边热热闹闹的。  

有的人说他是那段错误历史的幸存者,其实幸存只是我们这些旁观者对他的经历的看法,福堂就不会那么想,他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那就是他的生活,没有幸存一说。  

一枚硬币掉落正反面朝上的概率都是百分之五十,当他已经是正面朝上以后我们说概率是百分之百,这就是所谓的“历史的必然性”。我们生活在现在,对于后人,我们都是苦难的幸存者,而在现在,对于我们,那就是,也只是,生活。  

死容易,活着太难,受尽疼痛只为那不到一半的生存机会。  

从出生那一刻起,陈大铭就被贴上了“成骨不全”的标签,他的生命经历了一次次的手术才得以延续。即便这样,在17岁那年,医生还是再一次给他判了死刑,而这一次,就连一向支持他的父母也选择了放弃。  

他说:“我想活着,这也是我拖着残破的肉体能够生存至今的原因之一。”  

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念高中的刘大铭开始自我拯救之路,体重不到30公斤的他硬是靠自己的力量对命运发起挑战。这次远赴意大利的手术其难度、风险以及时间长度都创下了欧盟的新纪录。超过40%的死亡率,4000毫升的用血量,换掉刘大铭体内三分之二的血液。在意大利米兰,他接受了长达十个半小时的脊椎重建手术,身体里被打进了13颗螺钉,两根钛合金金属杆。  

而让刘大铭重获新生的这次手术机会,正是靠他自己发出的那封求救信才得以争取到。意大利原先是不准备为他做手术的,难度太大,风险太高。他说了一句话把医生感动了,在这个世界上,多数人都在他们一生中遭受着命运或多或少的压迫和挫折,他们从未尝试过改变自己的生活,挑战那些人云亦云的话,我不想这样,我想要清醒的在这世上活着,我不要白白来世上走一遭。这样坚韧的人,怎么能不给他一个活着的机会呢?不管结果如何,他都比那些人活的有意义。  

对于一个坚强的人,苦难和不幸像铁犁一样开垦着他内心的土地,虽然痛,却能够播种。在他高三那年,他完成了17.5万字的个人自传《命运之上》,同年他参加了高考,离清华线只差几分。刘大铭这二十多年的人生,想要活着太难,可他选择了坚定地走下去,选择了忍受现实给予他的苦难与幸福。我希望也坚信他这一生能像他所说的那样,清醒的活着,不白白来世上走一遭。  

死容易,活着太难,只有拼尽全力才不负自己在这世上存在过!  

我,和你,和你们,  

都要清醒地活着,好好活着。

上一条:点亮心灯,品味人生 下一条:故城草木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