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草木深


2016年04月15日 15:37 林伟凯 点击:[]

                          ——读《围城》有感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一本书,一句话足矣。  

红尘浊世,万象明灭,时代的激流是这样挟千钧之力呼啸喷涌,以致于人们拘于形体,困于本心。《围城》在笔者看来,所说的便是每个人固于自我画地为牢的一座“虚城”。  

曼德拉曾说过:“当我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人在狱中”。其实若你拘泥本心,任你海阔天空,可是寸步难行。因为固有的思想以为城里歌舞升平,灯红酒绿便是自己所要的一切,在欲望的指印下一步步踏入城中,而在城中摸爬滚打数年以后,看尽事态炎凉便由不得地厌烦于城市的冰冷,转而开始怀念田野的温情。辗转一生,是非成败,回到原点,便如那《再别康桥》中所言,“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故事曳然而止。  

文中以幽默戏谑的口气多角度地揭示讽刺了像方鸿渐一样身处围城的人。首先,方鸿渐困于声名,用了一纸假文凭欺骗了所有人,而真真假假中,方鸿渐也搭上了自己,就犹如泰戈尔曾言,没有经过地狱般的磨练,就没有可以锻造出天堂的力量;没有流过血的手指 就无法弹出世间绝唱;没有暴风雨中的拼搏,就没有豪迈的飞翔。方鸿渐的假文凭怎么能撑起一个海归人士的气场?所以方鸿渐在文中给人始终以无所事事,畏手畏脚之感。这给我们的启示是,身怀绝技才能平步天下。没有什么是毫无道理的横空出世,没有思考,没有感知,就想成功,那或许只能是赌徒思想。趁着年轻,我们可以多出去走走,多感知一下世界。俞敏洪是这样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就像《后会无期》里面的一句台词,“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的世界观”。  

诚然生命可贵,但有人认为爱情价高,而情爱也是方鸿渐无法挣脱的桎梏。当他离开鲍小姐的围城,又身陷苏文纨的围城,当奋力突破围城时,又发现唐晓芙是多么遥不可及,这也印证了那句“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他的爱情观受欲望所左右,刚上船先是与苏文纨交谈,后与鲍小姐勾搭一起,等鲍小姐下船后,回头又去找苏小姐,待到唐晓芙出现,方鸿渐一笔抹去与苏文纨的种种,与唐晓芙玩起了文艺。唐晓芙既是方鸿渐爱情萌动的开始,也是他情爱世界的死亡。大家一定知道这句话,“喜欢就会放肆,但 爱就是克制”,倘若方鸿渐面对唐晓芙多一分克制,就凭他们真心相爱,或许最后他的结婚对象就不是孙柔嘉,或许他最后也不会落得一个孤家寡人的下场。  

方鸿渐的最后一座城是事业。三闾大学本是孕育桃李,芳泽永驻,百家争鸣的教育场所,而这更加讽刺了三闾大学里的明争暗斗。职业上的排挤,堂而皇之的例行公事,见不得人的谣诼诽谤,一时间三闾大学成了竞相逐鹿的舞台。他们都扯起一面自认为是最漂亮的旗帜,将真面目掩盖起来,施出周身解数去追求新的晋身之阶,但其实他们在好的社会里,完全有可能发展为出类拔萃的人才;只是那个时期缺乏了文人生长的土壤。而他也突破不了,更没有对生活的醒悟,继续在黯淡无光的生活里消沉,故事结局不言而喻。  

还记得《肖申克的救赎》里面那个假释出狱的布鲁克斯·海特伦吗?面对释放的机会他却宁愿以身试法也不愿离开监狱。在服刑50年后,老布最终获得假释出狱。而面对外面的新世界,已经习惯监狱里体制化的他,处处无法适应,夜晚在梦魇中惊醒,直至最后绝望自杀。在上吊之前,他用刀在壁柜顶端刻上“BROOKS WAS HERE”。他是围城的最好阐释者,人人所畏惧,厌恶的监狱,到最后竟成了老布赖以生存的家园。家在某些方面不可置否地围住了我们。  

总而言之,《围城》是将人性中最软弱的一面一针挑破,把人性虚荣与躲藏的一面,活生生地给揭出来,整部书将丑陋暴露化与真实浓缩化,把受“三座大山”压迫的旧中国的高等文人与贫困大众,进行了梳理与延伸,看后让人振聋发聩,拍案而起。

上一条:活着太难 下一条:赴一场属于孤独的豪门盛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