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一场属于孤独的豪门盛宴


2016年04月15日 15:34 魏嫣然 点击:[]

                          ——读《百年孤独》有感

               
     从未如此为一本书而辗转反侧,从未如此反复地去一遍一遍回读,甚至为了理清相同名字对应的人物关系而去画人物关系图解。简单的文字中,魔幻与现实相互碰撞,交相辉映,有时似是现实亲眼所见,又恍然明白仅是在读一本魔幻现实主义大师的书。

   《百年孤独》是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你去慢慢“走近”“走进”“走尽”......

    从怀揣不安捧起它开始读到最后“飓风抹去了一切爱与恨的痕迹”,感触最多的并不是其中各个人物的悲喜命运和爱恨纠葛,甚至他们的性格和事迹也随着我的阅读步伐向前推进的同时渐渐淡去,我实在无法去评价书中单独的个体,也无法像书评《围城》“性格与命运的关系”那样去概括它。
    布恩迪亚家族的人眼眸中天生的孤独,让每个独立的个体或在平庸后归于孤独,或在绚烂后归于孤独,或在自我禁锢后归于孤独,或在一出生起就见证着和体验着孤独,甚至与本身就是孤独的产物。庇拉尔在阿尔卡蒂奥正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过:“不用说了,我一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你是布恩迪亚家族的人。”何塞·阿尔卡蒂奥在纵欲的狂欢中释放兽性的孤独,奥雷良诺上校发动32场战争,因一夜风流生下十七个私生子,企图摆脱孤独却终逃不过宿命,在人性的孤独中安睡。  

   《百年孤独》与前些天读的《围城》又有很大的不同,钱先生塑造多个形象,通过人物形象来集中表现一类人物性格与命运的必然。而马尔克斯并非用生动细腻的笔触去塑造人物,而是用无华的语言去讲述一个家族的孤独品质,几代孤独的轮回,所有家族成员注定与孤独相伴的宿命。同样,就结尾来讲,《围城》全书读下来,只有到结尾才让我真正读懂围城,只有此刻我才感觉离主人公是如此的近,明白钱先生的“惟一途”之境。然而《百年》却让才疏学浅的我恍然陷进一种空白,前一秒清晰地在看戏子旋转、跳跃哀婉诉说,后一秒一切都恍若隔世,一切绚烂都归于平淡,更像是“零加零等于零地计算”。
    孤独是一种重复和拒绝重复的循环。布恩迪亚家族中的每个人,乃至整个家族都如奥雷良诺在生命的夕阳下制作小金鱼的过程:做好,融化,再做好,再融化.....
     最后,一群蚂蚁吞噬了整个家族,“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出现”。只一瞬,已不知是醒是梦,不知是《百年》带给我孤独,还是《百年》走进了我的孤独,尔后细细想来,却又确实是在读别人的孤独。  

    我们可能会说:孤独本身没有错,孤独造就伟大,真正可以实现目标的人一定都是能够耐得住寂寞忍得了孤独的。但是,这个小镇的孤独并不是那种获得真理灵魂具有高洁峭拔的品质因不能与人分享智慧的快乐所造成的孤独寂寞,而是由于与愚昧并存的思想和感情的匮乏导致心与心的离异与隔膜,这样的孤独竟然强大到可以一个昔日曾经繁华的小镇灰飞烟灭!  

反观自十九世纪中期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多世纪里,拉丁美洲的生活与百年孤独中的小镇马贡多,命运惊人的相像。处在军人独裁政权的统治下。政客们的虚伪,统治者们的残忍,民众的盲从和愚昧,拉丁美洲百年的历程不断重复着怪圈,从自闭走向貌似繁荣,再由新的失望摧毁表面的繁荣,这不是前进和发展,这不是真正的文明,这只是一个民族在徘徊,在踟蹰不前,在命运面前只有妥协和一味接受,不敢鼓起勇气与残酷的现实抗争到底!  

    我们不难想起封建帝国大厦将倾时代的大清王朝,腐朽、黑暗、闭塞、落后,我们闭关锁国,在自我欺骗中过得怡然自得,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孤独,人性的麻木与虚伪让人感到窒息,哪怕是百年之后,千年之后,整个民族被孤独浸泡过的记忆,仍是触目惊心!  

我们说,也正是当时整个拉丁美洲集体的孤独感,让一批勇于反抗孤独的人站了出来,代表他们的民族,发出呐喊,他们在孤独的近乎全方位压榨下,成为一股勇于反抗而不是妥协的势力

马尔克斯便是旗帜鲜明的代表,他说:“面对压迫、掠夺和孤单,我们的回答是生活。在接受专访时,谈到对孤独一词的解释,他说:“孤独,就是不团结”。他本人有着对梦想与光荣的向往,对独立与自由的憧憬,这也正是他书的背后想要唤醒的民族情感。他要求读者自己去思考去追问,是什么造成了百年孤独,我们到底要做什么要怎样做才能摆脱命运的操纵。他希望整个拉美团结起来,反抗命运,反抗孤独的循环,打破这个怪圈,走向文明,走向开放,走向繁荣!他在以真正繁荣的理想来改变貌似繁荣而实质孤独的现实。

因此,我们与其说马尔克斯是一位因孤独而出名的作家,不如说他是因谴责孤独而出名。与其说《百年孤独》是一部孤独之书,不如说他是一部反孤独的灵魂指南。甚至于我们,与其说阅读本书的目的是体味孤独,不如讲是渴望通过阅读来打破自身乃至整个国家的孤独,从而让中华民族继续走向开放,走向繁荣,最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上一条:故城草木深 下一条:追求幸福的终点不应只有悲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