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幸福的终点不应只有悲剧


2016年04月15日 15:24 白一帆 点击:[]

                            ——读《安娜·卡列尼娜》有感  

   

“幸福的家庭都很相识,不幸的家庭有着各自的不幸”这句出自《安娜·卡列尼娜》开篇的第一句话你一定会熟悉。这句话不是什么大哉问,但他却如那皇宫前的石兽统摄着整片土地。当合上全篇小说再品这句话,我似乎既看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不幸,也看到春暖花开的幸福。  

故事以吉娣和列文安娜和丈夫卡列宁,情夫伏伦斯基,两条主线展开。列文作为贵族,没有居高临下,没有盛气凌人,而是不断探寻真理。安娜,高贵迷人的贵妇人背叛了丈夫卡列宁,和军官伏伦斯基发生感情,卡列宁的虚伪、懦弱都让安娜忍无可忍,可是最终卡列宁却拒绝和安娜离婚卡列宁的折磨,伏伦斯基对安娜无理冷漠起来,见不到自己亲爱的儿子谢廖沙,一个人无助寂寞的生活,自己爱人对自己的不了解……最终将安娜推上自杀的道路,安娜选择了卧轨自杀,演出了一幕大悲剧。悲剧或许就是把美的东西打碎了给人看,结局引向了唯一可被称为“永远”的死亡。  

如果剔除这里面的种种,单看剧情,或许你觉得这部小说不过是一部当代滥情的典范,一部充斥着“欲望”二字的言情小说。但我在看过这部巨著后,想起了之前听到的著名主持人柴静对《安娜·卡列尼娜》的评价“虚构可以比人生更真实”。我不敢妄加评论这部“圣经”般的著作,也就只能简单表达我的一些感想。  

全篇一开头的情节就是安娜哥哥奥布朗斯基家里的混乱,让人很难看出这个家庭是否还能恢复幸福。安娜与伏伦斯基的首次相遇就是在安娜远道来撮合哥嫂和好与伏伦斯基接母亲到站的火车站里。这个火车站里一个看路工不知原因的被火车扎死了,他的死既对于主人公的相遇显得格外唐突却又收缩的那样的及时,车站里的一切在看过全篇后觉得仿佛就是安娜悲剧的前奏。上流社会的贵妇安娜与青年军官伏伦斯基,一个热情善良,一个风度翩翩。相遇的开始总是这样的,适逢而识,猝不及防。  

安娜的出现伴随着两个人的不幸。陶丽,安娜的嫂子,丈夫奥郎斯基和孩子的家庭老师发生感情的错误,陶丽每天忙着照顾个孩子和丈夫,可丈夫究竟还是否爱她?她的生活,究竟算不算的上幸福?吉娣,陶丽的妹妹,因为自己曾经选择的丈夫伏伦斯基爱上安娜而深受打击,大病一场。安娜的出现是为了粘合第一份不幸的伤疤也在不经意间撕开了新的一道伤疤,这则伤疤是吉娣的更是安娜自己的。  

安娜按照贵族和教会的婚姻制度嫁给了出身显贵的贵族卡列宁,这个年长安娜卡列宁十二岁的男人官运亨通,但他并不真实,对不同的人他会拿出不同的脸谱,唯独看不到脸部后面未加粉饰的面容。安娜无奈的看着自己丈夫的丑陋,其实安娜一直是追求真实与幸福的,无论是否出现伏伦斯基  

。从车站那场相遇开始,安娜的生命有了新的追求——爱情。伏伦斯基的翩翩风度、他的英俊、他对待安娜时的驯服击溃了安娜内心的最后防线。伏伦斯基,对安娜来说便是幸福,便是快乐,便是一切。这个追求在当时的俄国,迫于种种压力,自然是很难实现的,安娜是真实的、立体的人。即便后来安娜千夫所指的尴尬境地列文看到了安娜除了高雅聪慧美丽迷人以外真诚,她不愿隐藏自己的苦楚,列文绝不仅被她的美貌吸引,更在安娜对自己处境的坦然态度包括安娜为报复伏伦斯基而选择的卧轨自杀,都在诉说着她要爱情,爱情!她宁死也绝不要虚情假意,绝不伪善。  

书中有一个人其实与安娜有着诸多的相似性,他就是列文。说他们相似,比如列文对于不喜欢的官僚敢于表达出自己的厌恶,比如列文与佃农割草时完全掩饰不住的童真,比如选举首席贵族时的全不在意。这一条主线的主人公列文很多时候比所有人都迷茫。这种迷茫不是出自身的无知,而恰是源自内心的探索,列文绵长的自我灵魂拷问,有关人生意义的心理描写和叙述让我看到了一个热爱思考,珍惜生活同样也寻觅爱情的真实青年。当心仪已久的吉娣拒绝了列文的求婚,列文内心的羞耻感以及惊慌感让我发现这个青年生性羞涩却内心热切。列文的心是一颗在砰砰跳动的心,不同于卡列宁,了解妻子出轨后的伪善;不同于伏伦斯基,对仕途、财富、地位、爱情贪得无厌,即使与安娜欧洲旅行的途中也总是期待出现点什么调节一下他乏味的生活。  

安娜死前与伏伦斯基的交流以及内心的独白堪称名著中的典范,把一个被逼到走投无论又爱到死心塌地的安娜描写的入木三分。“她又想起了卡列宁,还有她产后得的那场重病,以及生病时的心情,“我为什么没死啊”她又想起了她说过的话和那时的心情。于是她一下看青春了她心里流动着的那个模糊的想法。对,这是唯一的解决一切烦恼的途径,“是的,死了算了!……”。安娜认为自己的死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不过这也只是她的以为。  

全篇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安娜美的消逝,内外的绞力决定安娜的结局必然是死亡,托尔斯泰不知拿出了多少勇气才落下了这必定回声不绝的笔触,“拿准了时间,就在前后车轮的正中间开到她的眼前的一瞬间,她扔掉了手袋,头缩在肩膀里,双手着地扑倒在车厢下边,身子动了一下,仿佛打算立即再站起来,却又普通一声又跪了下去。就在这一瞬间,她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惊惧万分。“我这是在哪里呀?我是在干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呢?”于是她想站起来躲到一边去,可是一个冰冷无情的庞大的东西撞到了她的头,并从她背上碾压了过去,“天哪,饶恕我的一切吧!”他说,觉得自己已经无力挣扎”。她的死真的闪耀出了空前绝后的光辉,把原本笼罩在黑暗中的一切都为她照亮了,然后就发出低微的哔剥声,暗淡下去,终于永久性的熄灭了。  

全篇的开头是陶丽看到安娜,再看看自己,面对丈夫出轨,家庭一片混乱。吉娣面对未婚夫伏伦斯基的背叛而伤心欲绝大病缠身。当她们面对安娜时无不慨叹如此高贵、美丽的贵夫人,还有一个声名显赫的丈夫与可爱的孩子。安娜无疑是幸福的,甚至还会多少有些被嫉妒。她们和伏伦斯基、卡列宁看到最多的都是欲望。人的欲望很难被探底,也很难捉摸。人性的错综复杂,欲望的难以自控都决定了欲望的捉摸不定。  

人能够认识自身的有限,却依然欲望着无限。  

全篇到最后最幸福的人可以说就是列文,列文为找寻生命的意义,不断阅读,与人交流,更在于生活,这里说的生活是动词含义。列文经过苦苦的寻觅。他遇到了一个佃户,佃户简单的几句话,此时的列文在头脑积累了大量的矛盾体,大量的冲突、碰撞、新生之后如梦方醒“有人生活为了自己想要的,有人生活为了自己的灵魂”。“为了自己的灵魂生活”这几个字如古寺名刹里的大钟,浑厚悠远,响彻大千。  

安娜追求幸福的终点是一个悲剧,悲剧源自于欲望。列文追求幸福以悲情开端,以幸福收尾,幸福源自于灵魂。

上一条:赴一场属于孤独的豪门盛宴 下一条:执著追梦,书香为伴

关闭